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JAMA子刊:二甲双胍又神了,用对了还能降低术后风险!

2020-04-21 00:14:05医学界
核心提示:二甲双胍又神了,开刀之前吃,降低糖尿病患者术后风险!?

  [1] JAMA Surgery:

  糖尿病患者开刀前吃点二甲双胍,更不容易“二进宫”

  患有合并症的成年人在接受重大外科手术干预后术后死亡和再次入院风险增加,最近的研究分析了患有糖尿病的患者接受手术之前的用药情况,发现手术之前使用二甲双胍治疗的糖尿病患者术后死亡率和再入院率降低——神药又神了?

  这项研究纳入了美国15个中心接受了手术的 10088 名糖尿病患者,其中 5962 名患者(59%)在术前 180 天内接受过二甲双胍治疗。在倾向评分匹配了 5460 名患者后研究人员进行了分析。

  结果发现术前二甲双胍处方与 90 天死亡风险降低相关(HR 0.72, 95%CI 0.55-0.95),实际死亡率降低了 1.28% ;与 30 天再次入院风险降低(HR 0.84, 95%CI 0.72-0.98)有关,实际入院率降低了 2.09% ;与 90 天再次入院风险降低(HR 0.86, 95%CI 0.77-0.97)也有关,实际入院率降低了 2.78% 。

  此外,研究还发现使用二甲双胍的糖尿病患者术前炎症降低(P<0.001)。研究人员指出,在做手术之前让 2 型糖尿病服用二甲双胍或许可以降低术后的死亡风险和再入院风险。

  这一现象值得进一步研究,或许未来可以让糖尿病患者在术前改用二甲双胍?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二甲双胍似乎并非在所有手术科室都奏效。

  [2] JAMA Pediatrics:

  孩子玩游戏会胖吗?要注意作息、别喝太多饮料!

  孩子们不能上学、天天在家,玩玩游戏也无可厚非。

  然而,玩电子游戏被认为是儿童肥胖的危险因素之一,最近来自英国的研究就分析了孩子玩电子游戏和体质量指数(BMI)之间的关系。

  这项针对千禧世代的研究纳入了 2000-2002 年在英国出生的 16376 名儿童,其中男孩占 51.3% ,女孩占 48.7% 。研究人员在孩子年满 5 岁、7 岁、11 岁和14 岁时记录了其 BMI,并让孩子在 14 岁时报告自己日常的行为习惯。

  结果发现,5 岁时玩电子游戏的时间每增加 1 个标准差,则 14 岁时的 BMI 可能会有所增加(β = 0.018, 95%CI 0.004-0.032)。其中,5岁时玩电子游戏与 7 岁时的就寝时间不规律和饮用更多的含糖饮料有关,可能联系起了电子游戏与 BMI 。

  研究人员指出,孩子很早就开始玩电子游戏可能和以后稍高的 BMI 有关,但这一增加在临床上意义不大。同时,玩电子游戏的儿童更容易就寝时间不规律和饮用更多的含糖饮料,可能需要在电子游戏中加入针对性的措施,对这些肥胖高风险儿童进行干预。

  [3] JCEM:

  中国人桥本氏甲状腺炎和Graves病发病机制不同

  桥本氏甲状腺炎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最常见原因,患者的甲状腺存在弥漫性淋巴细胞浸润;在 Graves 病患者中,甲状腺的淋巴细胞浸润不均一。两种疾病既有差别,又有联系。

  桥本氏甲状腺炎和 Graves 病是两种主要的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确定其遗传学基础有助于理解这两种疾病之间的差异。

  这项来自中国的研究纳入了 2682 例桥本氏甲状腺炎患者,4980 例 Graves 病患者和 3892 例对照,根据目前的 18 个 Graves 病风险基因中选择了 18 个单核苷酸多态性位点(SNP)进行基因分型。

  结果在中国人中发现了 11 个桥本氏甲状腺炎易感基因,其中 5 个首次被发现与桥本氏甲状腺炎有关,6 个在桥本氏甲状腺炎和 Graves 病之间存在异质性;另外还发现了 4 个基因与 Graves 病有关,但与桥本氏甲状腺炎无关。研究人员指出,遗传学上中国人桥本氏甲状腺炎和 Graves 病发病机制不同。

  [4] Diab Obes Metab:

  肾功能降低增加糖尿病患者低血糖和死亡风险

  糖尿病和慢性肾脏病具有共同的危险因素,大约有 25% 的糖尿病患者同时患有慢性肾脏病。

  肾功能降低与糖尿病患者低血糖风险和严重程度之间的关系尚无充分的研究,最近来自瑞典的研究就评估了成年人估计的糖尿病患者肾小球滤过率(eGFR)与低血糖之间的关系。

  这项斯德哥尔摩肌酐研究(SCREAM)纳入了 2007-2011 年就诊的 29434 名糖尿病患者,其中 13% 为 1 型糖尿病患者,平均年龄 66 岁,女性占 43% ,eGFR中位数为 80 ml/min/1.73m2。

  随访 2 年后,有 1812 名(6.2%)患者出现了至少一次低血糖症,低血糖的风险随着 eGFR 的降低呈线性增加。eGFR <15 ml/min/1.73m2患者的低血糖风险甚至可达eGFR 90-104 ml/min/1.73m2。患者的 5.8 倍(IRR 5.8, 95%CI 3.8-9.0),同时死亡风险也有明显的增加(IRR 21.2, 95%CI 5.1-87.9)。

  研究人员指出,糖尿病患者的肾功能降低会增加其低血糖的风险及其严重程度,同时死亡风险的增幅更为显著。

  [5] Diab Obes Metab:

  降低糖化可减少卒中风险,但与心衰、死亡无关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预后是各种临床试验中关注的重要结局之一,其中糖化血红蛋白(HbA1c)水平的降低被认为能够驱动主要心血管事件风险的降低。最近的荟萃分析纳入了 15 项报告了 2 型糖尿病患者心血管事件结局的随机临床试验,涉及超过 13.8 万名患者的数据。

  分析的结果发现,与安慰剂相比,临床试验中使用的药物能显著降低患者的主要心血管事件风险,降幅可达 9%(HR 0.91, 95%CI 0.87-0.95, P<0.001)。HbA1c与这一风险的降低密切相关(β=-0.3169, P=0.029),可以解释78%的研究间差异。

  在HbA1c下降相关的心血管事件风险降低中,主要降低的是非致命性卒中的风险,并且只在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激动剂(GLP-1RA)的研究中发现显著的下降。心力衰竭和全因死亡风险与HbA1c水平无关。

  研究人员指出,总体而言使用新的降糖药比安慰剂更能降低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风险;其中,血糖降低可以减少卒中风险,但血糖降低与心力衰竭以及死亡的风险无关。

  [6] Diab Obes Metab:

  代谢手术有效减肥,大多可缓解2型糖尿病

  代谢手术治疗肥胖的效果越来越得到人们的认可,代谢手术还可以缓解肥胖 2 型糖尿病患者的病情,还可以减少肥胖及 2 型糖尿病相关的并发症,增加患者的预期寿命。

  最近的研究比较了不同类型的代谢手术和药物治疗对于 2 型糖尿病的疗效。这项网状荟萃分析纳入了 24 项持续时间 ≥24 周的随机临床试验,涉及 1351 名患者,患者的平均 BMI 为 36.8kg/m2 。其中 1017 例接受了代谢手术治疗,337 例接受了药物治疗。

  结果发现,与药物治疗相比,代谢手术带来的HbA1c降幅(差异 -0.96mmol/L, 95%CI -10.89~-7.23)、空腹血糖降幅(差异 -1.49mmol/L, 95%CI -2.11~-0.86)和糖尿病缓解(OR 19.26, 95%CI 5.68~65.31)都更为显著。

  胃旁路一次吻合术(OAGB)和袖胃切除术(SG)均可显著降低HbA1c,大多数手术均可缓解糖尿病,所有手术都能降低患者的BMI。研究人员指出,目前建议 BMI 高于35kg/m2的2型糖尿病患者接受代谢手术,但其长期疗效和安全性还有待研究。

  [7] Diabetologia:

  严重抑郁症可能导致2型糖尿病、冠脉疾病

  观察性研究的结果显示严重抑郁症(MDD)与心脏、代谢疾病之间存在双向关联。

  最近的研究对来自欧洲的大型全基因组关联研究数据进行了分析,使用 MDD 的96个 SNP 位点、2 型糖尿病的 202 个 SNP 、冠状动脉疾病的 44 个 SNP 和心力衰竭的 12 个 SNP 作为作为分析的工具变量。

  结果发现,MDD 的发病风险每上升一个 log OR,相应的 2 型糖尿病风险上升 26%(OR 1.26, 95%CI 1.10-1.43; p = 6×10-4),冠状动脉疾病风险上升16%(OR 1.16, 95%CI 1.05-1.29; p = 0.0047),还可能与心力衰竭风险上升相关(OR 1.11, 95%CI 1.01-1.21; p = 0.033)。

  不过,心血管代谢疾病在遗传上可能并不会导致 MDD 的发生(p = 0.948; p = 0.328; p = 0.859)。

  研究人员认为,MDD 是 2 型糖尿病和冠状动脉疾病的潜在危险因素,但MDD 与心力衰竭之间的因果关系需要进一步研究。由于 2 型糖尿病患者更容易患上 MDD ,因此在糖尿病患者额的诊治过程中应该注意对 MDD 的预防、管理和治疗。

  [8] Diabetic Medicine:

  穷人哭了,贫穷会让血糖、BMI都更容易出问题!

  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有关,同时也与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的患病风险增加有关,最近来自英国苏格兰的研究就分析了 2 型糖尿病患者的社会经济状况与主要心血管危险因素之间的关系,发现穷人身体真的更差一些。

  研究纳入了苏格兰超过 26.4 万名 2 型糖尿病患者,根据苏格兰地区的复合剥夺指数(SIMD)确定了参与者的社会经济地位。

  结果发现,最贫穷的 1/5 人群中与最富有的 1/5 人群相比更不健康。吸烟率(24% vs 8.8%)、BMI ≥30kg/m2的比例(62% vs 49%)、HbA1c≥7.5%的比例(44% vs 40%)都更高。

  但收缩压≥ 140 mmHg(31% vs 31%)的比例持平,总胆固醇≥  5 mmol/L的比例(24% vs 25%)更低。

  研究人员指出,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所面对的心血管代谢风险因素不同,贫穷的人面临吸烟(OR 3.08, 95%CI 2.95–3.21)、肥胖(OR 1.48, 95%CI 1.44–1.52)、血糖高(OR 1.11, 95%CI 1.08–1.15)的问题更严重,而但好在贫穷的人总胆固醇超标的风险更低(OR 0.87, 95%CI 0.84–0.90),似乎富人们更该担心这一点。

  因此,有必要根据患者的不同社会经济状况采取具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降低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特别策划